您的位置首页 > 百姓呼声 > 正文

永顺县羊峰村宋众科采石场灰尘严重污染我家猕猴桃园

  2016年7月16日晚21点,永顺县石堤镇羊峰村宋众科采石场老板(江苏人)带着十多名工人及老板按照原定计划,群殴我(女大学生)、我爸和我叔叔。这次事件大致经过如下:

  宋众科采石场的碎石机器运作产生大量的灰尘,严重污染了我家种植的猕猴桃树园,导致已有3年树龄的果树的长出的嫩芽干枯死亡,致使猕猴桃产量大减。已多次向村委书记、镇里干部、派出所反映,却无任何结果。有的干部让我们去找环保局,有的干部让我们去找林业局,当我们向县环保局反映该情况时,县环保局的人称这块区域由县行政执法局所管辖,县行政执法局又推诿称不归他们管,又将责任推给尚未正式成立的镇级行政执法大队。多次上访无果的无奈之下,我家只好前往采石场阻止碎石机器工作。

  2016年7月15日晚上我们前往采石场试图与负责人交涉相关问题,并无与工地的工人起任何冲突,目的只有一个:希望采石场对于我家猕猴桃的污染,能给出合理并恰当的处理结果,然而采石场负责人始终没有露面,无奈之下只有阻工。

  16日晚上,采石场老板带着十多名工人突然出现并叫嚷着要将我们扔到碎石机里弄死我们,并且对我们拳打脚踢持续了十多分钟。在这个过程中,我八百多度的眼镜被打碎、抢走我的手机阻止我报警,拍照留证据。同时也企图抢我爸的手机,幸好我好不容易偷偷拿了我爸的手机跑出来,才打了报警电话。否则那天晚上,我爸,我叔跟我三人有可能就死于那场突如其来的暴打之中了!

  120急救车到之后,派出所让我们先去医院就诊,由于当时我们身上没有太多钱,旁边的人东拼西凑为伤势最严重的我爸付了挂号检查和120急救车的钱,我妈连夜回家拿钱,17日早上,我们其他受伤的人才接受检查、住院治疗,当时我们就已经花费了一万多。

  事发四天后,派出所的人过来做笔录,顺便带来了5000块钱。当时跟石堤派出所的唐教给出的承诺是:这件事没解决好,采石场就不能开工。结果采石场依然照常运作!可笑的理由是,采石场的人以支付我们医药费作为继续开工运作的条件!道德伦理又在哪里?!

  愤怒之下,我家又采取了阻工的方式,之后派出所出面协调解决,采石才支付了我家已经开销的医药费跟手机和眼镜的费用,并约定好,之后的医药费由采石场的人到医院去缴交。然而医药费已经用完,我家打电话给派出所,让采石场的人去医院交,通过电话之后两三天都未见采石场的人来医院缴费,采石场也依然照常运作!

  迫于无奈,我家又只能反复去阻工,之后派出所过来单方面跟我们协商相关赔偿事宜,说是过几天给回复,之后打电话给派出所问,对方称采石场老板不在这里(其实有姓张,姓李的老板在采石场这里,具体总共有多少老板我并不清楚),他们采用拖延时间策略,反复说再过几天给予答复却未明确具体解决问题的时间,从16号打人至今(8.3),半个多月已经过去了,采石场天天照常运作,我们这种没钱没势的老百姓的利益太微不足道,所谓的人民获得感实在太低!我希望通过这次发文能够引起相关部门的重视,这不仅事关利益、尊严,更有甚者,是性命!

文章转载分享:永顺县羊峰村宋众科采石场灰尘严重污染我家猕猴桃园

责任编辑:admin (未经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链接,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