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湘西旅游 > 湘西游记 > 正文

品阅湘西之美,凤凰古城如入梦境之乡

  一座边城,萦绕着怀秀的湘西情调,充满了灵气的苗族风情,古朴纯真!凤凰古城的沱江水穿城而过,吊脚楼旁苗家少女赤足临江,大山脚下薄雾缭绕。

  这里曾是乡土文学之父沈从文,国画大师黄永玉,民国第一任民选总理熊希龄的故乡。这里景色之美,古色古香,如入梦境……

品阅湘西之美,凤凰古城如入梦境之乡

  湘西州府是吉首

  从张家界坐火车,经两小时左右,即可到达湘西自治洲首府吉首。对于来湘西的旅人,尤其是寻找沈从文世界的人而言,它只是一个中转站,此外别无意义……吉首街街上少绿荫而多尘土,行人若织,窈窕淑女穿插其中,只有当她们开口说话,顾盼之间粲然一笑,绽放若芙蓉时,见到她极细的眉,才让你想起湘女多情的传说,才嗅到一点不经意之间散发的一点湘西的气息。

  “边边场”

  我并未得亲见“边边场”的盛况,不过记忆里还是有些蛛丝马迹可寻。我有一个表伯的大女儿,算是我堂姐吧,叫槐花,住在深山里的茶山坡上。茶山离三拱桥的距离,首先是要走上二十来里的乡村公路,然后再爬一个小时的山,翻过两三个山头,在雨天泥泞的田埂上再走上个20来分钟,才能见到那炊烟袅袅的寨子。有一段时间,她厌倦了这种翻山越岭才能接触一点繁华世界的生活,对于那一到天黑就只能就着煤油灯做点刺绣的寂寞日子也埋怨起来,于是就到我家和我们住了很长的时间。她那时对于赶场有着一种永不厌倦的热情。

  虽说是五天一集,但事实上若是愿意跑,其实天天都有集市,不过不在一个地方而已。山江、腊儿山、吉信、乾州、禾库,我印象中这些地方她都是去过的。若是碰到离家较近的吉信或是乾州,而又恰巧碰上周末,她就会微笑着央求我:“妹妹,我带你去赶集好不好?”我是不会推辞的,她便带了我,也是先看一回花花绿绿的丝线,买上几枝,然后又一人吃碗米粉,但她常常目光流盼,并冲远方会意微笑,我随目光所至,见到的却不过是人山人海。然后她就会从米粉摊上消失一会,回来时目光晶亮。“妹妹,你把我的丝线带回去,跟家里人说我不回家吃晚饭了。”然后她就消失在人山人海里了。

品阅湘西之美,凤凰古城如入梦境之乡

  第二天,我重见到她,她一定是坐在屋檐下,双手穿梭在她的织带机上,上面是她昨天买来的丝线,正预备着要织一条花腰带。她轻轻地哼着些动听的歌谣,脸颊绯红,目光如水。我若是走过去问她唱的什么,她就会定定地看着我傻笑,然后将语速放慢,轻声地但却吐词清晰地跟我说:“我唱的是呀,我愿作春风吹你衣,数你的衣心有几根;我想作蝴蝶比翼飞,好像雀儿想桑葚……”音调说不出的委婉动人。

  而我听到歌声后不久,她便要出嫁了,出嫁前她让我跟她翻山越岭地回到茶山,在一个老妇人那里泪水涟涟地就着火塘里的草灰,用一根细棉线把眉毛拔得弯弯的,穿上她层层的嫁衣,将新织的腰带系在她缀满银扣的围兜上,打着窝窝伞,在唢呐吹打中,成了山下一个人家的新妇。

  中国最美的小城——凤凰古城

品阅湘西之美,凤凰古城如入梦境之乡

  路易·艾黎来到凤凰是在1966年,时值文化革命的前夜。这个新西兰人悠然地在县城中享受着鞋跟敲打着红石板的回响,由衷而自信地赞美凤凰是中国最美的两个小城之一(艾黎说的另一个是福建的长汀)。在他离开不久,凤凰也未能幸免于文化革命的风暴,很快面目全非。历史注定让这个古老的小山城得以在一个外国人那里,树立了一个口碑。

文章转载分享:品阅湘西之美,凤凰古城如入梦境之乡

责任编辑:龙乾华 (未经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链接,否则追究法律责任!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