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新闻网 湘西生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湘西人文 > 民俗风情 > » 正文

寻找神秘湘西凤凰古城苗疆边墙!

  寻找神秘湘西凤凰古城苗疆边墙!数百年间,“苗疆边墙”因不断遭受自然消磨和人为破坏而不断消逝。同时,它又披着神秘的面纱,很少为外人所知晓。

  直到“南方长城”被发现!

  “南方长城”位于凤凰县廖家桥镇永兴坪村。永兴坪村是苗疆边墙全石营营盘遗址所在地。史料记载,全石营营盘始建于明嘉靖年间,形制呈圆形,占地4000平方米,城边设东、西2个城门,碉堡4个,呈品字形排列。旧时,全石营营盘周边一带还建有永兴坪哨卡、八斗丘碉堡,构成一营一哨一堡的较为完整的军事防御体系。

  2000年4月21日,一位老人,登上永兴坪哨卡遗址,在察看了一些零零碎碎的“片砖只瓦”后,这位老人震撼了,他突然大喊一声:“这就是我找了近半个世纪的南方长城啊!”此语一出,震撼世界,“南方长城”,从此得名。

寻找神秘湘西凤凰古城苗疆边墙!

  这位当年已77岁高龄的老人叫罗哲文,时任国家文物局古建筑专家组组长、中国长城学会副会长,一辈子从事长城研究。上世纪50年代初,罗哲文便在相关史料中了解到中国南方有长城,没想到,此次凤凰一行,终于圆梦。当天,罗哲文站在高高的山岭上,四面春风拂面,白发飘飘的他难掩心中狂喜,欣然赋诗一首:“总说长城在北方,岂知南国有巨防。凤凰城外营磐岭,碉卡巍巍壮西湘。”

  在经过更为充分的考察后,罗哲文认定,整个“苗疆边墙”防御体系完全符合 “长城” 的定位标准,当为明长城的一部分无疑。“南方长城”发现后,很快在世界范围内声名鹊起,那些被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一段段“苗疆边墙”遗址也逐步揭开了其神秘的面纱。2001年,凤凰县政府从发展旅游的角度考虑,选择永兴坪村、拉毫营盘等处遗址,要重修一段南方长城,并邀请罗哲文来进行原址地的勘测工作。

凤凰古城

  罗哲文欣然接受,再次踏上湘西凤凰。

  时光回溯,1952年,罗哲文受中央指派,重修北方长城,将长城作为国宝对外开放。当时,青春年少的罗哲文满怀壮志激情,骑着一匹小毛驴,徒步登上八达岭和居庸关长城,写下了“要使长龙复旧观”的豪情诗句。1953年,八达岭长城修复完成,随后,山海关、嘉峪关等段长城也陆续开始维护。

  半个世纪后,罗哲文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会在湘西发现“南方长城”,而且,还要亲自来主持修建。每天,一大早,罗哲文总是最先来到施工场地。整个修复工程,秉承其师——著名建筑专家梁思成“整旧如旧”的核心理念,罗哲文让所有修复工程,严格按原址地修建。有时,哪怕为了确定一小段长城旧址的位置、走向,罗哲文都要往返测量20余次。

寻找神秘湘西凤凰古城苗疆边墙!

  某个黄昏,在一荒草处,罗哲文偶然在一杂草丛里,发现一跺旧城墙,罗哲文用手轻轻抚摸,敲打,忽而,陷入沉思,忽而,一阵狂喜,甚而,拍腿叫好,这是因为新城墙的发现让他久绕心间的某个疑惑豁然而解。有一天,遗址的走向突然在某处中断,罗哲文在原址附近苦苦寻觅,冥思。然后,他蹲下身子,双手扒开丛生的杂草、荆棘,找啊找……片刻功夫,这位老人的手上、脸上,已是挂满了血痕……

  这位严谨的老人也有感性而可爱的时候。

  有一次,罗哲文路过一个小土坡,随行的队员下坡后,正想去搀扶他下坡,没想到,罗哲文一屁股坐到地上,从坡顶一骨碌滑下来,安全着陆后,老人竟孩子般嬉笑起来……这位老人的血液里、骨髓中都是长城,为长城的所有付出,在他看来都是一种幸福。更何况,“南方长城”是他亲自命名的,他一定把它视作了自己的孩子,视作自己有生之年最后一个重大的梦想。

  罗哲文的梦想很快实现了。2001年5月,一条全长1.78公里的南方长城在湘西大地上拔地而起,重现天日,再次震撼世人。此后,南方长城作为旅游景点,迎接四方宾客,福泽当地百姓。时间恍惚,10年后的2012年5月14日,88岁的罗哲文逝世于北京。

湘西南方长城

  “年轻人,修长城,别怕累啊,修好了,你们就吃上旅游饭了。”如今,当地的村民还清楚地记得,罗哲文曾多次和他们说起的这句话。2011年8月,来湘西凤凰实地考察的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著名教授、博士生导师张杰重走罗哲文走过的路。经他和团队的多方研究,将凤凰县辖内的“南方长城”即“苗疆边墙”命名为“凤凰区域性防御体系”,“苗疆边墙”再次被赋予新的生命内涵。

  2012年,“凤凰区域性防御体系”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成为凤凰旅游发展又一张闪亮世界的名片。

  2017年,凤凰县共接待游客总人数1510万人次。

  凤凰旅游,蓬勃发展。

  只是,“南方长城”上,欠一座罗哲文的雕像,交流与融合是潮流,外国游客参观凤凰古城。

责任编辑:张晓 (未经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链接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