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新闻网 湘西生活网
您的位置首页 > 湘西人文 > 民俗风情 > » 正文

金庸在湘西的侠义人生 湘西风情注入武侠浓墨色彩!

  一代大侠金庸在他的盖世武侠小说《射雕英雄传》里对铁掌帮驻地的地理位置是这样描述的——裘千仞道:“从此处向西,经常德、辰州,溯沅江而上,泸溪与辰溪之间有座形如五指向天的高山,那就是铁掌山了。那山形势险恶,你爷爷的手脚又厉害无比,两个娃娃若是害怕,那趁早向你爷爷赔个不是,也就别来啦。”黄蓉听到“形如五指向天”六字,心中更喜,道:“好,一言为定,七日之内,我们必来拜山。”

金庸在湘西的侠义人生 湘西风情注入武侠浓墨色彩

  书中又写道:依着店小二指点的途径,向东南方驰去。山路崎岖,道旁长草过腰,极是难行,行得四十余里,已远远望见五座山峰耸天入云。小红马神骏无俦,不多时便已驰到山脚。此时近看,但见五座山峰峭兀突怒,确似五根手指竖立在半空之中。居中一峰尤见挺拔。郭靖喜道:“这座山峰和那画中的当真一般无异,你瞧,峰顶不都是松树?”黄蓉笑道:“就只少个舞剑的将军。靖哥哥,你上去舞一会剑罢。”

  金庸的如椽巨笔描写了郭靖、黄蓉在泸溪大战铁掌帮,躲避山火,闯入山洞,夺得《武穆遗书》的精彩故事。湖南湘西是否有铁掌山,“形如五指向天”呢?金庸对泸溪为何情有独钟?而念念不忘在书中详情细描,留世后人。不少读者、学者也想追根溯源,考究明白,以飨眼福。

金庸在湘西的侠义人生 湘西风情注入武侠浓墨色彩

  天桥山自然保护区。

  事实上,湘西泸溪确有五座山峰,形如五指向天,矗立在沅江之边,距新县城仅有5里路程。原319国道穿越泸溪进入大西南,必经铁掌峰下游的铁山河渡口过轮渡,方能进入湘西腹地,是咽喉要道。历代驿客到此,文官要下轿,武官要下马。铁掌峰下多溶洞,其中,有一大溶洞可藏数十人,洞长数里,不能见底。洞内多奇石异窟,曾残留远古人类生活的痕迹。

  金庸缘何与泸溪相识?早在1941年,抗日战争正处在最艰难的时候,家破国亡,山河破碎。战乱中,中学刚毕业的金庸不得不离开家乡,漂泊流离。他从杭州出发,前往重庆陪都,与当时的热血青年一样,抱负着一腔报国热情,准备效力国家。

  浙江与重庆相隔千山万水,当时交通不发达,时逢战乱,战事频繁,行程更改无常,时而陆路,时而水路,几经辗转,他溯沅江而上来到了湘西泸溪,也曾是伟大的爱国诗人屈原吟唱《九章》的神秘之地。那时已是冬季,从泸溪上岸,要改走陆路进入山区,翻山越岭,山路崎岖,大雪封山,无法逾越。恰值在泸溪遇上泸溪籍的同学,于是,金庸就在铁掌峰下同学的家中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一段时间。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田园牧歌式的生活,使金庸在战乱中疲惫的心灵暂时得到了慰藉。

金庸在湘西的侠义人生

  雾漫天桥山

  泸溪是一个神奇而美丽的地方,风光旖旎,山水迷人。金庸在书中借人物对话说出了自己的心声———黄蓉小嘴一撇,道:“这些去处也平常得紧。泸溪毕竟是小地方,有甚好山好水?”那店小二受激,甚是不忿,道:“泸溪虽是小地方,可是猴爪山的风景,别处哪里及得上?”

金庸在湘西的侠义人生 湘西风情注入武侠浓墨色彩

  那年是冬天,冬天的景色依旧叫人难以忘怀。“天已亮了,雪也止了,河面寒气逼人。船筏上各戴上白雪浮江而下,这里那里扬着红红的火焰同白烟。两岸高山则直矗而上,如对立巨魔,颜色淡白,无雪处皆作一片墨绿。奇景当前,有不可形容的瑰丽。”与金庸同时代的文学大师沈从文夜宿铁掌峰下作这样的叙述。

  泸溪地处湘西苗疆,是少数民族集聚之地。这里民风淳朴,苗人能歌善舞,热情好客。金庸完全融入当地风情之中,与他们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冬天里围坐在枯树蔸架起的熊熊篝火旁,篝火里堆满了油茶壳和油渣枯饼,满屋子弥漫着油茶渣饼的清香,火焰总是那么明丽而温暖。大伙儿一边喝酒一边唱歌,意气风发,豪情冲天,惬意快哉。

金庸在湘西的侠义人生 湘西风情注入武侠浓墨色彩

  泸溪夜景。

  他将湘西的经历,所见,所闻,所感记录下来,装订了厚厚的三大册,共一千多首,成了他后来写作武侠小说的宝贵素材。他笔下那一个个特色鲜明落拓不羁的游侠人物是否也源于他少年时在湘西的历练和体验,不可得知。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湘西的奇山异水,风土人情,民俗俚曲早已烙在他的脑海里,而湘西人那种爱憎分明,轻生命,重承诺,轻钱财,重情谊,不畏强暴,不怕艰难,扶弱济贫,豁达开朗,乐观向上的传统侠义精神也融入武侠大师的灵魂之中。以至于若干年后,一代武林宗师对相西泸溪的地形地貌,民间典故,风俗民情,如数家珍,不遗余力,详尽地加以描述。

金庸在湘西的侠义人生 湘西风情注入武侠浓墨色彩

  十里画廊夜色。

  若干年后,金庸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过:“义”是人的一种性格精神,所谓义或者说是一种特别的情谊,都是属于人的感情。侠义是人类感情中一种比较特别的东西。

  瑰丽无比的湘西原生态和浓厚的湘西少数民族风土人情,令金庸着了迷,而在这乡野僻壤,行侠仗义的习俗被传承下去。自古燕赵出壮士,自古楚里多侠客。湘西人爱打抱不平,路见不平一声吼,论理较真远近闻名,应该也来源于这种传统文化的熏陶。

  金庸说过:“侠”是一个人的性格、骨气、行为动机,见到不平的事情要挺身而出,帮助人家。“侠气”是中国传统上就有的,是中国道德观念中一种好的品德,不怕牺牲自己的利益而主持正义,这种行为是好的,采取什么手段都可以。侠客不但有武侠,而且做官的有“官侠”,文人中也有“文侠”。

金庸在湘西的侠义人生 湘西风情注入武侠浓墨色彩

  赛龙舟。

  深厚的苗域文化,给少年的金庸留下很深的印象,在他的武侠小说里依稀能发现他的踪迹。如《笑傲江湖》书中的正派人物刘正风与魔教中的护教曲洋的生死之交。二人相交莫逆,只因教派不同,虽以为友,但终不能和,终于双双毙命。临死前,刘曲二人合撰《笑傲江湖》之曲,原有弥教派之别、消积年之仇的深意,英雄相惜,气概如虹。

金庸在湘西的侠义人生 湘西风情注入了武侠浓墨色彩

  书中写道:曲洋向刘正风望了一眼,说道:“我和刘贤弟醉心音律,以数年之功,创制了一曲《笑傲江湖》,自信此曲之奇,千古所未有。”而旷古传奇的《笑傲江湖》之曲能觅得东方活化石曲剧———辰河高腔的影子。毕竟一代武侠大师在楚人故里,苗疆泸溪,生活了一段时间,民间采风的素材,经历了几十年的发酵,早已清香扑鼻,弥漫人间。

  一代武侠大师已是“金盆洗手”,他退出了多姿多彩的武侠世界,但是他为人世间创造的武侠人物却长留在人们脑海中,他所描写的湘西泸溪将会被历代传诵,这也是大师践行他少年时的承诺:感谢在他生命中所经历的一切人和事,成就了他的一生辉煌。有恩必报,侠之大义!

责任编辑:龙文名 (未经授权,转载请注明出处链接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